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正文文学

那个叫我老爸的男人(随笔)

□ 严东一
发?#38469;?#38388;:2019年08月06日 来源: 查看评论

  刚搬入被人称为“福地居福人”的万象城新房不久,少有客人走动。一天,难得有位好友到家,看到书稿上的题目,笑了:“这不就是你儿子?”“是啊,他也不就是那个叫我老爸的男人吗?”

  多少年来,世人总以为:知子莫若父。可在我看来,却并?#20392;?#27492;。

  儿子出生以来的点点滴滴,并未成为遥远的记忆。

  儿子好些地方像他妈,不像我似个武大郎,海拔比我高出许多。还有,不善言?#31119;?#19981;喜交?#30465;?#35828;了不好意思,这?#19968;?#20174;来没有在朋友圈为我点过赞。感觉小时候的他甚至有点木呐。?#24515;?#22799;天,才六七岁吧,我们带着他去外婆家,走山路,太阳很猛,说口渴了。他妈说前面有井泉水,你去喝口吧!不久,又叫口渴了。你不是刚喝了吗?我?#30465;?#20320;听听,他怎?#27492;擔?#20182;说,刚才妈妈不是叫我喝一口吗?

  儿?#24433;?#23681;那年,离开了在乡下当民办教师的妈妈,到了县城,开始了求学之路。一天傍晚,放学回家,哭着走进家门。

  “怎么啦?”没有回答,只是泪眼婆娑,翻起红肿的眼皮,看了看我。

  “到?#33258;?#20040;啦?”

  “我,我,数学没考好!”“考了几分?”、“99!”“哪还哭什么?不是很好了吗?”“没有100分!?#27604;?#28982;带着哭腔。

  ?#31508;保?#25105;在文成县总工会工作,所属单位工人俱乐部,开办了全县第一家录像厅,首?#25105;?#36827;港台武打动作片,观众是一票难求。哪年暑假的一天晚上,我动员儿子:今天有部新片,很好看,你去看会吧!虽?#40644;?#28304;紧张,但我们内部人?#34987;?#26159;能免费观看的。我拉过他的手,带着他走进录像厅。可不到十分钟,他?#31361;?#21040;书房。我纳闷,这么好看的片子,怎么也吸引不了他呢?没意思,还是看语文书好。他腼腆地说。

  好像是他读初一那年寒假的一天吧,刚刚考入重点中学不久,晚饭后他说出去走走。入夜了,冰冷的寒风裹着雪花,天地间一片灰白。儿子没有归来,他妈妈倚于门边,凝视着前方路口,?#21364;?#30528;那宝贝回家。剧情发展的结局是:我们夫妻两个推着自行车,顶风冒雪,穿街过巷,该去的地方都去了,毫无结果。回来的路上,?#23545;?#30475;见自家一楼亮着灯光,莫非是儿子回家了?回屋一看,真的是他回来了。他妈妈顾不上?#24230;?#36523;上的积雪,急步上前抱住不放,那表情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劫。儿?#21451;?#36215;头:我在同学家玩啊,我自己都不愁,你们愁什么呀?说完独自上楼而去!

  我开开门,任凭寒风蹂躏整个血肉之躯,全身一阵颤抖,心在感叹。

  后来,我把这个片段撰写成名为《山城风雪夜》的小散文,在1990年7月18日的《温州日报》瓯潮版副刊头条发表。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事隔两年多后,其时我?#20005;?#27966;到文成县?#21512;?#38215;任职,那位素不相识的《浙江日报?#38750;?#22616;江副刊的编辑老师,竟在1993年3月21日还把这篇小文章以《心的颤抖》为题发表,令我感动不已。

  记得是他在初三上半年,有次经过他的书桌,看?#35762;?#29827;板下压着一方?#25945;酰?#19978;书:目标,温一中!我心里一震,这?#19968;錚信擼?#26524;不然,那年中考,他以全县总分第三的成绩,顺利进入温州中学就读。高?#38469;?#36825;小子没发挥好,只考了个浙工大,但估分却出奇的准,竟然一分不差,只不过是有一科高两分,有一科少两分。我看了看他,长叹一声:真的算是服?#22235;?#21862;!大一不到一年,寄来一份英语六级资格证书复印件。这个玩意我?#37096;?#19981;懂,不知什么意思。直到有位?#30066;?#23398;的朋友说,他是毕业时才拿到四级证书。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儿子牛得很哎!可怜我在九年读书生涯中,竟连拼音字母也没学过。1977年出差去常州,那个拖拉机厂全国有名,?#23548;?#20027;任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才说了开头,对方便很不客气地打断我:你说普通话,你说普通话!我惊诧地看着他:我说的就是普通话啊!什么普通话?我们一句也没听懂!羞得我满脸通红。

  儿子在浙工大混了五年,分配在温州市区工作。可惜,在开始的几年工作中,学非所用,专业没?#20449;?#19978;用场,直到2002年冬,一个极具挑战的机会从天而降。温州市外经贸局(现为商务局),向社会公开招考公务员。但条件却令人望而却步?#21917;?#26085;制大学经济贸易专业毕业;只录取一名。报名截止期越来越近,报,还是不报?那天傍晚,儿子特地跑到我家,一脸心神不定的样?#21360;?#24819;想也是,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高?#33267;至ⅲ?#23682;只是万里挑一?还是算了吧!半晌,儿子轻轻地说。报吧!我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半点犹豫。报?他疑惑的目光,久久地注视着我。你别指望能考上,不就没有压力了?这样有意思吗?#22353;?#24847;思!我说。就把它当作一?#38382;导?#30340;机会,考不上很正常,谁也不会因此而笑话你,因为,毕竟全市只有一个名额。那好吧,我明天就去!儿子一身轻松离我而去。

  笔?#36234;?#26195;了,儿子以总分并列第三名的成绩险胜,进入面试。太意外了!得知信息,真的还有点不敢相信。进不了面试无话可说,可现在,怎么办?说实话,那时的我,倒沉不住气了,感觉压力山大,好像?#38469;?#30340;不是他,而是我。

  儿子找上门来了。此时的我,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游泳教练一样,一一强调着面试的注意事项,?#28909;紓?#31572;题时的语气、语速,音量高低、眼神交流,脸部表情控制,发型着装,中气要足等等。当然,考题方面的事,我不便多说,这个,你懂得。只见儿子不时点头,也不知他是不是出自内心。临走时我还交代,让他老婆当考官,模拟面试,全程录像,反复观看,查漏补缺,不断完善。哦,忘了跟你说,我儿媳?#38236;?#26159;个人才,出生市区,地道的温州人,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尽显温婉柔美,现为市级中学教师,曾在国家级数学公开课?#28909;?#20013;荣获一等奖。

  奇迹,总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突然发生。就像儿子这次?#38469;?#19968;样,压根儿就没指望的,想不到他竟在最后以面试分第一、专业分第一、总分第一的成绩脱颖而出,摘取了桂冠。

  儿子进入熟悉的领域,如鱼得水,奋力耕耘。几年下来,工作大有起色,?#40644;?#20026;本?#20302;?#30465;级先进个人,还当上了处室的小头头。

  人总有一些记忆是?#22374;?#38125;心的,就像儿子16年前的考公经历,给他的人生轨迹留下浓墨重彩亮丽的一笔,在家族内部引起一阵轰动。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有益的启?#23613;?#25105;想,你?#19981;?#26377;所收获。

  不?#20204;埃?#20799;?#28216;?#24847;中看到那篇25年前的《山城风雪夜>,末了,抬起头,表情极为复杂:我真有这?#27492;?#36807;?

  我白了他一眼:你小子,难道是老爸诬告你不成?

N 编辑:陈叶静责任编辑:陈叶静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