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新闻  ->  国内国际  ->  书话漫谈  -> 正文书话漫谈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杜军被判刑

发?#38469;?#38388;:2019年07月24日 来源?#21917;?#27665;网 查看评论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杜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画展中入选作品、获奖、取得美协会员资格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人民币131万元。日前,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杜军受贿、行贿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并当庭对其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从部队复员到地方打拼,为艺术梦想而努力奋?#32602;?0年后,却坐上被告席,成为人民的罪人,“人民艺术家”的梦想成为空谈,杜军的人生,多少让人?#34892;?#21775;嘘。20年前,杜军用金钱和政?#25105;栏?#25970;开了权力的大门,获得了人生进阶的平台和机会,之后?#35762;?#39640;升、势不可当。他亲眼见识了权力的“威力?#20445;?#24182;在自己掌握权力之后无缝衔接完成“角色转换?#20445;?#22823;搞权钱交易,最终堵死了自己的人生之路。

  杜军的“双面人生”有两处让人震惊。在一些官员的忏悔录中,在彻底被“围猎”、蜕变之前或多或少都会经历挣扎、纠结和犹豫的“心理战?#20445;?#31361;破政治红线和做人底线带给他们不同程度的不适感和恐惧?#23567;?#36825;反过来?#24471;鰨?#20182;们曾经对权力、纪律是有一定敬畏心的。但杜军不同,纵览报道,他?#30475;?#22312;收人钱财、接受?#26143;?#26102;,从来都是“没有推?#36873;薄?#24403;?#21019;?#24212;?#20445;?#29978;至变被动为主动,为了让“收人钱财、帮人获奖”的交易得以顺利达成,不惜“替人作画?#20445;?#29992;代笔画参展评奖,自身参与“做局”。理想信念的丧失自然是主因,但操作如此熟稔、“运营”如此大胆,也暴露出制度方面的漏洞和隐患。

  和落马的那些“老虎”“小腐巨贪?#21271;齲?#26460;军的受贿金额算是?#22303;?#32423;的,但问题在于,他所处的位置较为特殊。中国美术家协会?#20392;?#22269;唯一的国家级美术组织,和新中国同岁,齐?#36164;?#20808;生曾任首届主席,这些都足以?#24471;?#23427;在中国美术界的地位和影响。哪些作品有资格参展、哪些?#22235;?#25104;会员,不仅事关个体和机构,也事关导向和生态。水平不够钱?#21019;眨?#31215;分不够行贿拉,势必导致劣币驱逐良币,?#20219;?#26579;了艺术,?#27493;?#27985;了市场。“卖会员”行为,更是赤裸裸将艺术?#28216;?#20799;?#32602;现?#25439;害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形象和专业性、权威性。中国美协是我国美术行业主管机构,部分工作人员的违纪违法行为,对团体会员和其他机构组织都是不好的示范。“塑造自己”都无法做到,“塑造人心”更是奢谈。

  杜军的敛财戏码并不复杂,但?#24466;?#25103;码的屡试不爽?#24471;鰨?#32654;术行业的评审评奖制度到了该认真审视、急打补丁的时候了。客观地说,艺术评审确实有它的独特之处,不仅没有绝对的标准,而且也难以量化,这在一定程度上?#32654;?#20154;情票、花钱买奖等行为钻了空?#21360;?#20294;说到底,还是制度?#26087;?#23384;在漏洞,个人权力不受监督,才让这些人的谋算得?#36873;1热?#35828;,评审委员产生、确定程序不严谨,评委评审权责边界、行为规范模糊,相关的监察问责较为松软、不够独立,等?#21462;?#22810;方面的因素共同导致了腐败的滋生,让原本严肃?#30475;?#30340;艺术创作变了?#19969;?#36817;些年,暗箱操作、利益?#25442;?#31561;早已是文艺界评奖的公开秘密。

  如何确保评审的独立公正、公开透明?如何保障专业团体的专业水准和清正风气?借由杜军案而重新进入舆论视野的这些问题,中国美协须用?#23548;?#34892;动给出答案。对其他机构和个人来说,也有必要自我检视,举一反三,查漏补?#20445;?#31561;窟窿捅大了再想补救,就难了。遏制评奖腐败,彻底铲除杜军式的交易土壤,还需要让一些评奖真正回归到激励创作的本位,当各种头衔和奖项不再与名利挂钩,虚火自然会消退,权力?#30333;?#30340;空间也就自然萎缩了。

N 编辑:林童责任编辑:林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