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新聞  ->  溫州新聞  -> 正文溫州新聞

你知道嗎?良渚文化最早的發掘報告是在溫州完成的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8日 來源:溫州新聞網 查看評論
良渚考古遺址公園
施昕更(資料圖片)

  溫州網訊“良渚古城遺址”入選世界遺產名錄。昨天,良渚文化最早發現者施昕更的孫子、良渚遺址管理所副所長施時英接受專訪,講述他爺爺和溫州瑞安的一段情緣。

   發掘報告一度因抗戰中斷印刷

  施時英說,他爺爺于1938年3月投筆從戎,來到瑞安后擔任當時的瑞安縣抗日自衛會秘書,投身抗日宣傳。1939年5月,他積勞成疾,感染猩紅熱,因無力醫治病逝于瑞安醫院,葬于瑞安西山。

  “在瑞安的這一年多時間,對我爺爺來說,是一段很有意義的時光。”施時英說,在瑞安的那段時期,他爺爺歷經萬難,終于把有關良渚文化最早的發掘報告《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一書印刷出版。

  1936年,擔任西湖博物館科學部地質礦產組助理干事的施昕更,在良渚鎮附近的干涸池底發現了幾片黑色有光的陶片,他參閱大量資料后,察覺到其重要性。隨后,在西湖博物館的支持下,他開始對良渚遺址進行田野考古發掘。1936年12月至1937年3月,施昕更在良渚總共進行3次發掘,獲得大量的石器、陶片等實物資料,確認了良渚一帶存在古老文化的遺存。隨后,他執筆寫下6萬余字的《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詳細介紹了當時田野考古發掘的經過以及收獲。他準備在杭州將該報告付印時,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印刷工作不得不中止。同年12月24日,杭州淪陷,施昕青攜帶報告原稿,隨西湖博物館遷往浙南。

  施時英說:“原來那份報告由于戰火原因,部分內容丟失。爺爺到瑞安后,對其進行了補充、撰寫、整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份報告,是在瑞安完成的,可以說,瑞安是這份報告的誕生地。”

  “報告完成后,我爺爺覺得意義重大,便帶著它找到當時的西湖博物館館長董聿茂,請予印刷。由于戰事緊張,館里經費嚴重不足,董館長以珍惜學術著作為重,要求當時的教育廳撥款付梓,獲省教育廳同意。”施時英說,在非常艱難的情況下,依靠好心人的幫助,爺爺的這一報告才得以在上海出版。

   報告卷首語透露出濃濃家國情懷

  《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的字里行間,浸透著施昕更對祖國熾熱的愛。施時英介紹了此書卷首語的部分內容:

  “我們上古的祖先,堅忍地開辟這廣袤的土地,創下了彪炳千秋的文化,我們今日追溯過去,應當如何兢兢業業地延續我們民族的生命與光榮的文化呢?可是,我們現在的子孫,眼看到這祖先開辟遺下的國土,一天天淪亡,我們的文化,也被敵人瘋狂摧殘,這正是存亡絕續的重大關頭。”

  “然而中國絕對不是其他民族可以征服了的,歷史明明告訴我們,正因為有淵源悠久,博大堅強的文化,所以我們生存在這艱巨偉大的時代,更要以最大的努力來維護來保存我國固有的文化,不使毀損毫厘,才可使每一個人都有了一個堅定不拔的信心!”

  在卷首語末尾,施昕更特意標注:“昕更志于瑞安。”

  施時英說:“我的抽屜里常年放著一本后來出版的報告,但我現在不敢翻開看了。我負責日常文保工作,但我自認為自己做的工作相比爺爺當年,似乎不值一提。”

  “當初我們對爺爺的離開很不理解。看了他的卷首語,我明白了。在那個時代,他只能舍去小家,保衛大家,保護我國固有的文化。”施時英說,爺爺的家國情懷令人敬佩令人動容。

  后來,經過考古界繼續發掘和研究,這一最早由施昕更等人發現的石器文化,于1959年底由中國現代考古學的奠基人之一、溫州人夏鼐命名為“良渚文化”。

   施昕更之孫:

   我的理想是守護好良渚遺址

  “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曾多次到瑞安尋找爺爺的墓,但至今沒有找到。”施時英說,對于他們一家人來說最大的心愿是找到爺爺的墓,并把他遷回良渚。

  瑞安博物館館長陳欽益稱,瑞安有關部門從1983年開始就一直在找施昕更的墓。“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瑞安西山一帶頻繁建房,一些墳墓被破壞,這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施時英說。

  施昕更有三子,分別起名憶良、建良、建安,代表憶念良渚、建設良渚、建設安溪(岳父母的家鄉)。如今88歲的施憶良還在世,也就是施時英的父親。“我想找個機會帶父親去瑞安看看,完成他的心愿。”施時英說。

  施時英說他的理想是按照家族的腳印繼續走下去,守護好良渚遺址。祖孫隔了80年,一個是發現者,一個是保護者,因為良渚,他們一脈相承。

  來源:溫州都市報

  記者:葉鋒

  新聞+

   世界遺產大會與會代表

   高度評價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

  據新華社巴庫7月7日電(記者廖冰清)中國良渚古城遺址6日在阿塞拜疆巴庫舉行的第43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世界遺產大會)上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與會代表向中國表示祝賀,并盛贊中國在保護世界遺產方面的出色表現。

  與會代表認為,良渚古城遺址為中華五千年文明提供了實證,申遺成功表明其文化價值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認可,也體現了良渚文化和中華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與會代表還盛贊中國在保護世界遺產方面的出色表現,表示愿意與中國加強在保護和管理世界遺產方面的國際合作。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非洲部主任埃德蒙·德穆卡拉說,無論從歷史價值還是從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上來看,良渚古城遺址都是一項重要的世界遺產。它為學術界提供了豐富的研究資源,還能促進旅游業的發展,具有多項利用價值。

   良渚古城遺址公園

   7日有限開園

  新華社杭州7月7日電(記者唐弢、馮源)良渚古城遺址公園7日有限開園,首批游客近距離領略了“新科”世界文化遺產良渚古城遺址。

  良渚古城遺址公園規劃總面積14.33平方公里,分城址區、瑤山遺址區、平原低壩—山前長堤區和谷口高壩區4個片區。目前,遺址有限開放的區域是城址區的核心部分,面積3.66平方公里。根據遺產價值闡釋和訪客基本服務需要,主要設置了城門與城墻、考古體驗區、河道與作坊、雉山觀景臺、莫角山宮殿、反山王陵、西城墻遺址、鳳山研學基地、大觀山休憩區和鹿苑等十大片區。

  考古發掘研究、公眾考古展示、互動考古體驗,是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有別于其他公園的特色。良渚古城遺址公園負責人王剛表示,考古發現和研究是良渚古城價值認知的基礎,今后很長一個時期內仍將持續開展的良渚古城遺址考古發掘與研究工作,是參觀者理解古城遺址豐富內涵和遺產價值的重要窗口。

  良渚古城遺址作為良渚文化的權力與信仰中心,以建造于約公元前3300-公元前2300年間規模宏大的城址、功能復雜的外圍水利系統、分等級墓地(含祭壇)等為主的一系列相關遺址,揭示了作為新石器時期早期區域城市文明的全景。

  如今的良渚古城遺址公園還大面積保留了原有的濕地生態系統。公園內林木繁茂、水系縱橫,園內套種了大量的水稻,吸引了許多珍貴鳥類前來棲息,充分反映良渚文化稻作文明的特點,展示了良渚古城時期的水鄉澤國風貌。

  目前,遺址公園需預約參觀,同時出于有效保護遺址的需要,每日限流3000人。據了解,自公園開放預約以來,已有上萬人參與預約。

N 編輯:林童責任編輯:林童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